Camille的小花瓣

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人

【楼诚】《情》番外 (一)下

大家国庆快乐呦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孩儿放声哭。

 

我把你带回家,从来不是要你给别人卑躬屈膝。

 

“他们说我没有爸爸妈妈,还说我给哥哥丢了脸。我没有家,也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哪里,我不要给哥哥丢脸,所以你也不是我哥哥了。”小孩儿哭兮兮磕磕绊绊理了理思路。

 

你知道什么叫丢脸吗?你不懂得保护自己,不懂得相信哥哥才叫丢脸。明楼把眼泪收回,连着刚刚软下的心。

 

他此刻能给阿诚的最后一丝温柔就是不再给...

2016-10-01

【楼诚】《情》番外(一) 上

一个混乱的九月,但还是想赶在尾巴上更新一篇番外,有点儿长,就分两次吧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明公馆外佣人还在修剪草坪。

 

书房里的明楼瞪大了眼睛,格外吓人。

 

明楼这次一定要阿诚自己脱了裤子,乖乖趴在他腿上挨这顿揍。

 

要他心甘情愿。要他清清楚楚知道为什么。

 

“每打一下,就大声告诉我,你到底叫什么?我说明白了吗?明诚?”明楼很少这么喊他。

 

明镜站在书房外,捂着嘴哽咽。

 ...

2016-09-30

【楼诚】【巴黎系列】《礼物》

《伪装者》开播一周年。

《伪装者》以及他们,在这一年里所给予我的全部情绪与温度。都要感恩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诚很少给明楼甩脸子看,不敢。可很少并不代表没有,比如这次。

明楼笑嘻嘻的把一本精心挑选的书递给明诚,然后,毫无征兆的,面朝下轰然倒下。

阿诚大惊。急的心都跳出天外,翻天覆地的心疼。天不怕地不怕,阿诚只怕明楼。

关于明楼的一切他都怕。

明楼醒来的时候,阿诚近在咫尺,目不转睛的盯着明楼,气息吹在耳朵里。毛乎乎乌溜溜的眼睛盯得明楼发毛。...

2016-08-31

【楼诚】 【巴黎系列】《巴黎雪》

 
巴黎的冬天格外出色。巴黎的雪天尤是如此。因为,阿诚喜欢。

明楼特地从学校里赶回来,身上还挂着几只雪花。

阿诚啊,哥哥带你去看雪呀。

不要。

去嘛。

不去。

阿诚扭了扭身子,嘟了嘟嘴。你明大教授那么忙,才不要和你去呢。

明大教授的小家伙在生气。

好了好了,你看你,还记仇嘛。上个生日我很忙嘛,才不是故意放你的鸽子呢。

你才是鸽子。阿诚不理他。

好好好,鸽子鸽子,我是鸽子。那你不许吃醋嘛。

阿诚的上个生日,是巴黎的第一场雪。明大教授上午打电话时还专门竖起三根手指头,信誓旦旦,说一定会回来陪他去看雪。阿诚就欢天喜地做了一桌子的上海菜。可天知道他明大教授又去陪哪位金发碧...

2016-08-16

【楼诚】《情》九

欢迎大家的评论~久等啦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诚趴在床上强忍着,压抑着哭泣,为明楼那句狠话,阿诚生气到绝望,连同身子都忍不住的颤抖。一面又觉胃痛如刀绞,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仿佛都在叫喧呐喊着疼痛,不由将身子缩的更紧,似乎这样就可以缓解所有的不适,连同心中的怒气和委屈。


明楼递了阿香重新温好的药碗,缓步走进阿诚的卧室,顺手将房门带上。


屋里除了阿诚压抑憋闷的哭声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
很安静。...


2016-07-31

【楼诚】《情》八

欢迎大家来评论呀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明诚太痛了。他狠狠咬着自己的手臂,细碎的汗珠布满了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,滴落在木地板上,也浸湿了衣领。


这钻心刺骨的疼。


这一定是一场梦,这一定不是大哥,明诚趴在长凳上反复告诉自己。


你是不是疼我的那个大哥,我不是故意的。


明诚已不知过了多久,“家法”才终于停下。阿诚听见明台为他嚎哭求饶的声音,又恍惚听到木板落地的声音,又听到明楼抛下冰冷的一句“抬这混账东西回他的屋子,把门锁上。”的话,就离去的脚步声。



孤...

2016-07-27

【楼诚】《情》七

这阵子比较忙,让大家久等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春去冬来,日子过得平静又飞快。

 

眼瞅着明诚就要11岁了,这小家伙已然悄悄蹿起了身高,虽然差了明楼许多,但到底也像个少年了。

 

明楼总是暗自欣赏自己亲手栽培的小树苗。

 

小家伙如今已是一名中学生,成绩出色,颇有些灵气。

 

明楼这几日难得清闲,便早早去学校接两个弟弟回家。可这车子还未驶过校门,远远地就望见一群孩子围在一起,几个高挑的男孩子正在厮打。...

2016-07-17

【楼诚】《情》(六)

想补出他们成长的故事和柔情,想让岁月记住他们温柔的简单模样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嗯嗯嗯,好呲……”明台鼓着塞得满满的小嘴连连点头,说话都含糊起来了,样子好不可爱。明楼忍不住笑起来,轻轻揉了揉明台的小脑袋,“慢点吃!都是你的!”明楼一边说着眼睛却暗暗瞟过另一个小鬼头。

明诚见明楼偏宠明台,一时说不出的滋味。明明刚刚还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小表情,这时候虽是逞强,却还是不自觉微微撇了小嘴,偷偷揉了揉眼睛,这是这小家伙每次想要哭的前奏。

明楼心是...

2016-07-03

【楼诚】《情》(五)

还是我爱的楼诚。【撒花撒花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明楼许久不见明镜,格外期盼。

上午十点左右,接明镜的车缓缓驶进明公馆的大院。明楼一身西服早已笔挺的迎在门前,见家姐归来,早已满脸笑意。车停稳,明楼忙亲自开车门扶了明镜下车。明镜脚踩一双白色高跟,一身湖蓝色湘绣旗袍映称出女性独有的曼妙身姿,干练而华贵,一头长发盘的利落而典雅。

“姐姐,您回来了”明楼眉目都含着笑。

“怎么?不欢迎?”明镜挑眉问到。

“姐姐哪里的话,您再不回来,怕我都要亲自跑一趟苏州了。...

2016-06-19
1 / 2

© Camille的小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