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mille的小花瓣

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人

【楼诚】《情》番外 (一)下

大家国庆快乐呦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孩儿放声哭。

 

我把你带回家,从来不是要你给别人卑躬屈膝。

 

“他们说我没有爸爸妈妈,还说我给哥哥丢了脸。我没有家,也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哪里,我不要给哥哥丢脸,所以你也不是我哥哥了。”小孩儿哭兮兮磕磕绊绊理了理思路。

 

你知道什么叫丢脸吗?你不懂得保护自己,不懂得相信哥哥才叫丢脸。明楼把眼泪收回,连着刚刚软下的心。

 

他此刻能给阿诚的最后一丝温柔就是不再给他一记耳光。

 

这就是你的逻辑?

 

“你没有家么?”

 

那我是什么。

 

阿诚不说话。不知道盯着什么在看。

 

“你当真没有么?”明楼咧了咧嘴反笑。

 

那你把我当什么?慈善?救济?还是……主人?

 

阿诚沉默。

 

明楼实在忍不住,穿着拖鞋的脚踹了阿诚。

 

这么多的日日夜夜,那我又算什么?

 

“你真的知道你叫什么吗?你知道他究竟意味着什么,代表着什么吗?明诚?”明楼蹲下,神情认真又严肃。细看,眼睛里有亮亮的光或是其他什么东西。

 

你叫明诚。明楼的明。

 

阿诚就被这阵势再一次吓哭。小手去擦明楼的眼角。

 

“我只是不想他们告诉哥哥。我不要他们说哥哥,我不要没有哥哥,更不要给大哥丢脸……”阿诚一边给明楼抹抹眼睛,一边揉揉自己的大眼睛。豆大的眼泪砸下,立在明楼脚边,楚楚可怜。

 

“不准哭!你是我弟弟!我明楼的弟弟!真要丢了我的人也有我管着,轮得到哪一个?”明楼心疼的滴血,想搂他,想亲他,想哄哄这个小小的孩子。可他还是厉声训斥他。

 

明楼永远都不会让阿诚觉得自己是在怜悯、哪怕是在同情他。

 

而是爱他。

 

“你是我明家的孩子,是我明楼的弟弟。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资格做我的弟弟,听明白了吗,明诚?”

 

明楼盯着小孩儿。

 

“只有你看的起你自己,别人才能看的起你。你和任何人都一样,有自己的思想,有自己的情绪,你有表达自己的权利,你要为你自己而活,不是给别人,更不是给我。”明楼看看小孩儿。

 

“他们那样欺负你,你有为自己想过吗?你生气吗?你有在乎过你自己的感受吗?你所有的情绪都是为了别人。我不许你这样做,哪怕是为了哥哥。因为你首先要有能力保护你自己,让自己不受到任何伤害。”明楼继续说。

 

“哥哥带你回来,为的就是要给你一个温暖安全的家,我们疼你,是因为你是个坚强有想法的好孩子。你要学会对任何人对任何事都有自己的判断力,并且要学会如何去处理自己接收到的这些信息,无论是好的坏的,都要有能力去处理它。必要的时候,哥哥允许你用武力解决这些问题,但前提是你没有其他的办法了。”

 

阿诚抬头认真的望着明楼。

 

“他们觉得你不是少爷,你就应该做的更优秀让他们对你刮目相看。他们要你低头下跪,你就该大声告诉他们你是明诚,是堂堂正正的明家少爷,你和他们是平等的,甚至比他们更加优秀。而不是急着去摇头否认事实,忙着要和哥哥划清界限,抛弃哥哥。你记住,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对你指手画脚。”明楼揽着小家伙的身子,往自己身前靠了靠。

 

“还有,哥哥是你永远的后盾,你能成为我的弟弟,是哥哥一生中最幸福、最自豪的一件事,再不许你随随便便就不要哥哥了,你明白了吗?”

 

阿诚突然有些不知所措。他有些不合时宜的出神,我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哥哥呢。

 

小孩儿缓缓的又极其认真的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明楼就安安静静的蹲在他身边,给他时间。

 

好一阵子,阿诚才重新抬起头,他望着明楼,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怯怯的往前蹭了蹭。

 

明楼明白,知道阿诚用了心。他张开双臂。

 

小孩儿就哭兮兮的冲进来。

 

明楼给他醒了一次鼻涕牛牛。

 

“哥哥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我想学打人。”阿诚无比诚恳的说。

 

“啊?”

 

 

一顿安静的晚餐过后,小孩儿紧紧跟在明楼屁股后面。

 

“哎呀,也不出声儿,吓人一跳。”明楼进了书房才发现后面多了条尾巴。

 

“哥哥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你…你能不能也亲亲,也亲亲阿诚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明楼惊异于这小子思维的转换速度。

 

“就是…像大姐亲亲明台的那种。”小孩儿涨红了小脸,嘟嘟囔囔。两只小手不自觉的对着手指,生怕被拒绝。鬼才知道他鼓起了多大的勇气。

 

明楼斜眼瞧瞧小孩儿,难得见他撒娇,顿觉得十分可爱又好笑。

 

“你过来。”

 

不敢往前。

 

“你不过来,要哥哥怎么亲你?”明楼微微噘嘴,佯装生气。

 

又往前蹭蹭。

 

明楼弯下腰。摁着小家伙的脑袋,在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。

 

“嗯嗯…哥哥…”小家伙不满意的勾着明楼的后颈,把自己的小脸也凑过去,羞得通红。

 

明楼就笑,朝他小脸颊上捏了一把,“也不知道害臊。”

 

阿诚满心失落,怕是要被拒绝了。又羞又悔的立着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可是大姐明明就会那样亲明台的呀。小孩儿觉得委屈。噘嘴。

明楼笑着逗他,“阿诚,难道你就不要表示表示吗,明台可是总追着大姐,要亲大姐呢!”

 

阿诚见明楼不肯满足他的小心思,还要拿明台来说事,就嘟起小嘴装生气。

 

明楼乐的见他耍脾气。一把把小孩儿拽过来,狠狠在两个脸颊上亲亲。

 

咦,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故意气我的吧。

 

“以后想要哥哥亲亲就直说,别再气我。”

 

“哥哥。”阿诚挠挠脑袋,红了红脸,拖长语调来讨饶。

 

还要哥哥怎么疼你,才肯安心呀小孩儿。

 

明楼白他。

 

阿诚突然就明白,原来这个世界如此公平。它用极度残忍的方式剥夺了他拥有爸爸妈妈的权利,竟是为了给他一个更有温度的家。以及,一个用尽全力去爱他的哥哥,一个可以让他用全身、全心去依靠、去敬仰的人。

 

他突然明白,他是爱他的。他明白,从此,他真的拥有了他。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40 )

© Camille的小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