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mille的小花瓣

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人

【楼诚】《情》番外(一) 上

一个混乱的九月,但还是想赶在尾巴上更新一篇番外,有点儿长,就分两次吧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明公馆外佣人还在修剪草坪。

 

书房里的明楼瞪大了眼睛,格外吓人。

 

明楼这次一定要阿诚自己脱了裤子,乖乖趴在他腿上挨这顿揍。

 

要他心甘情愿。要他清清楚楚知道为什么。

 

“每打一下,就大声告诉我,你到底叫什么?我说明白了吗?明诚?”明楼很少这么喊他。

 

明镜站在书房外,捂着嘴哽咽。

 

阿诚这个孩子,怕是一生都不知道认认真真的喊一声爸爸妈妈是什么感觉了吧。

 

阿诚只是低着头。他不想告诉明楼,给别人下跪不过是因为害怕。他害怕失去他现在拥有的这个家,他更害怕丢了眼前这个总是凶巴巴的却又太过疼爱他的哥哥。

 

阿诚和明楼僵持。

 

明楼搬来椅子坐下。指了指自己的位子。

 

“过来!”

 

明楼不再说话,用眼睛瞪他。

 

小家伙害怕,小手攥的死死的,衣服被拧成麻花。

 

“嗯?”明楼见他没动静,身子向前倾。

 

阿诚吓得一颤。

 

脚下还是不动。

 

僵持无效。

 

最后,阿诚还是被明楼一把扯到自己的腿上,没有商量,连裤子也齐齐拽到膝盖处。

 

他不打算用藤条。明楼在盛怒的时候尽量不用藤条去揍弟弟,他力气大,怕下手没了分寸。

 

阿诚光溜溜的趴在明楼腿上,还没打就要掉眼泪,一万个慌张。

 

明楼手掌大而有力,不待阿诚挣扎,就狠狠的抽在阿诚的臀上,每一次都重重的落在同一处,不停顿,不留情面。

 

通红的巴掌印。小阿诚痛的大喊。

 

他不停的把小手伸到背后,捂着屁股求明楼饶他,嘴里也不知胡乱的喊着什么。

 

明楼就停下,训斥他。

 

他不听话,明楼后来干脆用一只手抓牢了阿诚伸到背后的小手,另一只手不见停下,手起又落,更有威力。

 

“哥哥哥哥……”阿诚几乎是放声大哭。

 

小腿乱蹬,趴在明楼腿上的小小身子使劲扭动讨饶。

 

小孩儿终究怕挨揍。

 

明楼干脆用自己的一条腿死死压住阿诚两条乱扑腾的腿。

 

阿诚的小屁股上布满了明楼的大手掌印。小孩儿顾不上害羞,就只有疼。哭的没个样子。

 

不揍他,不揍他,怎么对得起他。

 

阿诚给别的小少爷下跪,甚至,磕了个头。

 

昏了头的小东西。

 

贵族学校里就是这样。永远都不会少了那些缺乏管教的放养少爷。

 

混小子们也不知哪里听些不知轻重的胡言乱语,见阿诚穿戴也同少爷无二,腰板挺直,一副不可驯服的样子,越发好奇,他们渴望阿诚俯首恭顺。

 

混小子戏弄阿诚:“来送你的是你哥哥?像你这样的仆人也配做他的弟弟?真给你哥丢脸。难道你就没有爸爸妈妈吗?”一群小孩子们跟着哄笑炸开。

 

爸爸妈妈哥哥。

 

爸爸妈妈哥哥。

 

一颗心,被活活拉扯出来生生刺破,像匕首划过心脏。

 

“不不不,不是,他……他不是我哥哥,我…他他……是我们家…少爷。嗯,大少爷…”阿诚一股脑的摆小手,眼泪吞回肚子里。

 

是啊,哪里就配的上。那得意少爷大笑:“你们家少爷?”孩子们又是起哄大笑。“你们可听见了,没良心就是这样,他不认他哥!我们去告诉他主子!”

 

阿诚被戳到痛处,吓哭,六神无主,扑腾跪下。

 

“你给爷磕个头,小爷我就饶了你,不去告诉你大哥”。阿诚从没这么在乎过一个人。想都不想,一个响头。

 

“哈哈哈哈,奴才的命还装什么少爷!”一脚踢在阿诚肩上,弄脏了明楼前不久才亲自给阿诚添置的新衣服。孩子们成群结伙就离开。只留下失了魂的小孩儿。

 

阿诚放学没有回家。

 

他一个人蹲在墙角,不哭也不闹,两只手环抱着膝盖。

 

他觉得自己再无家可回。

 

说到底,是奢望,是高攀。

 

明楼得知。当下怒气冲天,又心疼的无法克制。

 

见了面,小孩儿就往墙角里缩缩,灰头土脸脏兮兮。

 

“怎么?我打你了?”

 

小孩儿摇头。

 

“那你躲什么?”

 

他从没有像这次一样,想把阿诚这样狠狠的揍一顿的时候了。揍到他求饶,揍到他哭泣。揍到他求饶,揍到他哭泣,也都没有用。

 

揍他,就是揍他。狠狠的揍他。让他疼,让他哭。让他醒过来。

 

阿诚哭的几乎不能喘息。明楼心里憋着气,下手就越发重。

 

“哥……哥哥……”

 

阿诚嗓子都哭哑了,明楼还是不肯停手。

 

“求求哥哥……哥哥哥哥……”

 

明楼听他喊出“求”这个字,火就又从心中翻腾而出。

 

明楼从背后拽住阿诚的衣领,提他起来,令他站好。

 

阿诚吓坏了,不知所措。只咧着嘴望着明楼大哭。

 

从前他见过明楼打明台,可和他现在是不一样的。

 

明楼问他:“你告诉我你姓什么?”

 

“明……明……是哥哥告诉阿诚的…的…我姓明……”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,像是说了一整个世纪。

 

明楼蹙眉盯紧了他的眼睛,不放。

 

“你也知道你姓明?你是我明家的孩子。我明家的孩子,什么时候要给别人低三下四?你还给别人下跪?”明楼胸膛剧烈起伏,想都没想,一个耳光抽到阿诚脸上,倒不十分重。

 

可阿诚还是一下子就吓懵了。他放声嚎哭,拖着光溜溜的小屁股就要往楼下跑。

 

你永远都是一个独立完整的个体。从进家门那一刻起,我就告诉过你,没有人能使你屈从。即便是我和大姐,都不能使你屈膝。

 

明楼从来没有打过阿诚的耳光。此生也唯此一次。

 

明楼一步冲过去,重新把小孩儿又提了进来。

 

“小东西,你给我站好了!”明楼气的手都有些发抖。

 

“糊涂东西!”明楼又朝阿诚臀上打了两掌。

 

“哥哥…”小东西边哭边喊明楼,两只小手揉揉眼睛,擦把眼泪。

 

“不许叫哥哥!”

 

小孩儿哭。

 

“哥哥。”阿诚往前噌,想要抱住明楼。

 

“不许叫!”明楼转身走。

 

 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40 )

© Camille的小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