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mille的小花瓣

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人

【楼诚】《情》九

欢迎大家的评论~久等啦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诚趴在床上强忍着,压抑着哭泣,为明楼那句狠话,阿诚生气到绝望,连同身子都忍不住的颤抖。一面又觉胃痛如刀绞,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仿佛都在叫喧呐喊着疼痛,不由将身子缩的更紧,似乎这样就可以缓解所有的不适,连同心中的怒气和委屈。

 

明楼递了阿香重新温好的药碗,缓步走进阿诚的卧室,顺手将房门带上。

 

屋里除了阿诚压抑憋闷的哭声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 

很安静。

 

他拖了把椅子,就坐在阿诚身边。明楼用自己的唇轻轻试了试汤药的温度。

 

“不烫,起来喝了。”

 

阿诚紧闭着双眼,一只小手紧紧攥着枕巾,把头扭到了另一边。

 

一小阵的沉默后,明楼又开口。

  

“阿诚,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只要胃痛,必须立刻让我知道?”明楼不提别的,只抓了这一条问他,声音里是听的出来的急切和不满。

  

又是一阵可怕的静默。

 

“喝了。”他把碗“咚”的一声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,命令他。

 

明楼就坐在离阿诚那么近的地方,盯着他。

  

“我吩咐阿香做了粥,我去端来。”他“噌”的一声站起身来,瞥了一眼床上缩成一团的阿诚,连脑袋都快找不出来了。

 

很明显,这是明楼给他下的最后通牒。

 

几分钟的功夫,明楼就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折回来。

  

小米粥最是养胃。

 

可床上那人却仍是一动未动。

 

“你是怎么回事儿?”明楼眼见刚刚温好的药怕是又要凉了,不由得又是几分严厉。

 

“你不要过分!”明楼提高了嗓音。

 

明楼一向纵容阿诚,他偶尔冲他使的小性子,发的小脾气,明楼向来都是顺着他。可现在,他胆敢用自己的身体来和明楼赌气。 

 

明楼是断不会饶他的。

  

阿诚再了解不过自己的哥哥,即便是一个简单的眼神他也能将明楼的情绪读得明明白白,何况现在。

  

他害怕了,可却不愿低头。

  

明楼清楚阿诚在想什么。

  

他顿了顿,顺势就坐到阿诚的床头边,伏在弟弟的耳边低声责问他:“起不来就不知道叫哥哥吗?”

 

阿诚知道明楼是在给自己台阶下,又这样温柔,小嘴就不由得向下撇了撇。他从小就是这个样子,小嘴一撇怕是又要止不住的抹眼泪了。

  

没有商量的余地。明楼轻轻地从被子里把阿诚拖出来,半搂半抱着,也由不得阿诚动弹,立刻让他就着自己端着的碗通通喝下去,半点儿都不准剩下。

  

阿诚皱着小眉头,一口气喝下一整碗苦苦的汤药,也不敢乱动,他保持着刚刚被明楼拖出来的姿势,紧紧的却僵硬的靠在明楼的身上。

 

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中药味,似几分清香。

  

明楼望了望贴在自己身上的小人儿,无精打采,却掩饰不住的生着气。

  

他看到明诚一双漂亮的小手规矩的垂在他的腿边,想伸手去握紧。可一抬眼却瞧见那双小手仍微微红肿着。

  

明楼猛然顿了顿抬到半空中的手,却又似乎很自然的,只是去抬了抬他的金丝框眼镜。

 

“…你…不要抱抱哥哥么?”明楼垂下眸子又细细瞧了瞧怀里的人,认真的问。

  

阿诚很小的时候有一次胃病闹的凶,撕扯一般生生疼了两天,任凭什么药都无可奈何,持续的胃痛染白了阿诚一张小小的脸,本就瘦弱的小身子更是轻飘飘的,像是没了重量。明楼像是失了神一样,半步都不敢也不曾离开他的身边,不停的用手心轻柔的抚着明诚疼痛的小肚子,好像这样就能够让他的阿诚好受一些。阿诚夜里也是睡不踏实的,每隔几小时就会被疼醒一次,如针扎一般,小小的额头上蒙着一层细碎的汗珠,怎么擦也擦不尽。可阿诚每一次睁开眼睛,都会看到明楼那双通红的眼睛心疼又急切的望着自己,手下却一刻都不敢停下,他就觉得安心,紧接着就在疼痛中再次昏昏沉沉,反反复复。后来天快亮了,他自觉不很痛了,反倒非要让明楼抱抱他,说是哥哥抱抱就不会再疼了。明楼不及多想,心疼的狠狠又认真的把明诚一把揉进自己的怀里。谁想这小鬼竟然真的乐的咧嘴咯咯咯地笑出声来,明楼就红着眼眶紧紧搂着他责骂他,骂他是个混蛋小子,故意来吓唬自己。

 

明诚听了哥哥突然的问话,愣了一楞,就使劲摇头,可呆呆一顿,又拼命点头。

 

“到底是要,还是不要?”明楼这一次话刚落音,怀里的小东西就自己撞进来了。

  

阿诚一边用小拳头拼命往哥哥身上砸,一边趴在明楼身上放肆的哭起来。

 

“你不是我哥哥…呜呜呜…”

  

他的阿诚,还生着气呢。

 

明楼长长叹了口气,任凭他赖在自己身上撒娇。

  

“阿诚啊,你不是常跟哥哥说你长大了么,遇事还那么冲动。”明楼把毛毯拽过来,裹在阿诚身上。

  

“他们都是你的同学,你怎么能下那么重的手?”

  

“倘若今天被打伤的孩子是你,你让哥哥怎么办?你让大姐怎么办?难道他们的父母兄弟都不心疼的么?你习过些西洋剑术,他们自然是打不过你的,这你应该清楚。明台不懂事,你不劝阻便也罢了,怎么能同他一起胡闹呢?”

  

一连串的责备质问,却温柔的一塌糊涂。

 

明楼顿了顿,声音比之前更是柔和,“…哥哥是生气,下手重了些…”明楼轻轻抿了抿他那好看的唇。

  

“…对不起,对不起阿诚,哥哥下次一定会注意的,可你也要向哥哥保证,不准再犯这样的错误了,听到了吗?”明楼悄悄去寻找明诚那双明亮却又惹人怜爱的大眸子。

  

阿诚也不说话,只一边哭,一边仍用小手不断地拍打着明楼,从肩头拍打到唇边,还碰歪了明楼的金丝框眼镜。

  

这小子,气性真大。

  

明楼抱紧了阿诚,好一会儿才从怀里把他拽出来,见这小子仍是愤愤的,便笑着在阿诚的小脸上亲了又亲。

 

“不害臊!”明楼见小东西这才满意,点了点弟弟的额头。

 

“来,快趴好,让哥哥看看。”明楼知道打的狠。

  

阿诚刚要趴下,猛地一下子反应过来,说什么都不肯让明楼看,还把小脑袋埋在被子里。

  

“你还敢不听话,阿诚!”明楼声音明显带出些急切和不容商量的姿态。

 

明诚是害羞。可明楼这一喝斥,阿诚却是真的不敢再闹,自己凑过来,老老实实的趴好。

  

明楼也不管他,轻揉褪下阿诚的睡裤,可只刚瞧了一眼就又忍不住厉声数落:“打疼了你就不知道求饶的吗?”

  

哼,是谁不准我喊出声来着。比一屋子先生加起来还要凶的坏哥哥。

 

  

成年后,明诚果然如他期待般与明楼肩并肩一同出入于形形色色的各式场合,明楼走到哪里,他就跟到哪里,气质傲然,风度翩翩。

 

再后来,明诚入狱,终是分别。

 

狱中,他的孩子受尽折磨。可是,令他皮肉绽开的鞭刑没能使他低头,烧了通红的烙铁不能让他求饶,一根根纤长好看的手指被夹的血肉模糊时他也不曾挣扎,可当他被强行用漏斗灌下满满一盆猩红色的辣椒水时,他哭了,像个孩子一样,他哭了。

  

他们毁了明楼日日夜夜年年岁岁疼爱出来的那个人。

  

明诚扭曲着身子忍受着烈火噬心的剧痛,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去想:倘若那个时候,哥哥不曾来管我,大概此刻,心就不会这么痛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也许会有小番外哒~谢谢,谢谢大家的喜欢,爱泥萌哟,比心比心~【捂脸】

关于结尾处,现实会更残酷。但限于各方面知识所限暂不触碰,以及作者内心也是无法承受的。Orz。当然不排除心血来潮。

后面应该会写一些巴黎系列,以甜甜圈为主。不定期更新啊喂。

还是那句话,爱所有喜欢他们的温柔宝宝,爱所有在这里的泥萌。比一碗❤给你们。


番外链接:《情》番外一 上

下篇链接:《巴黎雪》

评论 ( 29 )
热度 ( 32 )

© Camille的小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