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mille的小花瓣

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人

【楼诚】《情》七

这阵子比较忙,让大家久等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春去冬来,日子过得平静又飞快。

 

眼瞅着明诚就要11岁了,这小家伙已然悄悄蹿起了身高,虽然差了明楼许多,但到底也像个少年了。

 

明楼总是暗自欣赏自己亲手栽培的小树苗。

 

小家伙如今已是一名中学生,成绩出色,颇有些灵气。

 

明楼这几日难得清闲,便早早去学校接两个弟弟回家。可这车子还未驶过校门,远远地就望见一群孩子围在一起,几个高挑的男孩子正在厮打。

 

正是年轻爱冲动的年纪,明楼想。

 

可任明楼怎么都没有想到,为首的正是他明家的两个小祖宗和一群年纪相仿的孩子们。

 

“停车!”明楼确认是自家的两个孩子,忙向司机摆手,及时叫停了车。

 

明楼向车窗外望去。

 

尘土飞扬,一片混乱。

 

明楼探着脖子向外瞧。

 

偏偏明诚高挑,明楼一眼就望见了他。这小子手脚倒是利索,只见他一脚猛地踹开了比他还高一头的男孩子,那孩子吃痛,便顺势摔滚,倒在楼门口的一小节楼梯下,小孩手捂着脑袋,膝盖也被划破,血流不止。

 

倒是挺厉害。明楼手握成拳,冷汗直冒。

 

明楼收拾了这烂摊子,才知道其中一个孩子腿部受了重伤,竟至骨折。明楼突然觉得头很痛,他强压着燃烧起来的怒火,一路无言。

 

明诚手臂上划伤了道口子,向外渗着血,好好的校服上沾满了泥土。明台呢,倒是有明诚护着,没怎么动手,只是满脸满身的灰土,校服领子被撕扯的歪三扭四,不成体统。

 

明楼一只脚刚一踏进家门就喝令两个孩子跪好,大衣还没来得及脱下,只命阿香飞速去取了戒尺过来。

 

明楼先审明台。

 

明台怕明楼,常常是一犯错误,明楼一眼瞪过去,就吓得哭起来,慌忙认错,什么都招了,他又惯会显委屈装可怜,不需明楼大怒,就能让他的大哥消气。可今天这小子偏偏也是一反常态,虽是害怕,却也愣是低着头一言不发,明楼生气,狠狠抽明台的手掌心。

 

“那你说!到底为什么打架?”明楼转向明诚,平日里对他温柔的样子消失的不见踪影。

 

“大哥,没什么,他们就是该打!”明诚梗着脖子,理直气壮,声音里全是愤怒。

 

明楼震惊:“我问你为什么打架?”

 

没有回音。

 

“不说是吧?手伸出来!”明楼命令。

 

明诚顿了顿,深呼一口气,才把小手举高,脸却扭向另一边。

 

几板子下去,明诚的小手就迅速红肿起来,倒也不敢躲。可偏偏明楼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这架势是要打到明诚张口为止。

 

“大哥…,他们,他们欺负明台,他们还说我们都是姐姐的…”明诚不想再往下说,可他的手心火辣辣的刺痛。

 

“姐姐的什么?你们是姐姐的什么,你们自己不知道吗?”

 

明诚又结结实实挨了一下。

 

“这是我第一次和你们讲这个问题吗?暴力就可以解决问题吗明诚?”

 

“我再问你,是谁先动的手?”明楼喘着粗气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我…我没忍住…大哥…”明诚眼神闪闪烁烁,他心虚了。

 

“你胆敢先动手?”明楼瞬间火冒三丈。

 

“是不是许久不教训你,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?”明楼没有想到平时明明乖巧懂事的孩子,遇事和孩子们打起架来竟然这样冲动,这般冷酷,他怒不可遏。

 

他看着他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,他看着他拔出新芽健康阳光,他看着他一天天挺拔成长。今天,他却亲眼看到他一手带大的孩子,残忍血腥。

 

他喝令明诚规规矩矩地趴好在长条椅上,并不准他喊出声来。

 

明诚红着眼睛趴下,两只小手因过度紧张而紧紧抓着条倚。明楼也不再废话,抬手就打。

 

明诚趴在条倚上,感受到了明楼的失望和愤怒,他只觉得每一下都痛到了骨髓里,他觉得明楼的手每落下一次,他的骨头便被生生敲碎断裂一次,他小小的身子开始不住地颤抖,鲜血从衣裤里慢慢渗出,斑斑驳驳。

明楼这回真是下了死手。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25 )

© Camille的小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