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mille的小花瓣

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人

【楼诚】《情》(四)

欢迎大家一起讨论读文的感受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阿香,不用管他!”明楼见还不曾进来,知他在使小性子,故意高声。

明楼放下餐具,走出来,却又不靠近明诚。

“下人而已,管他做什么!?”明楼冷冷抛出一句。却发现小鬼头早已跪不稳。

明诚好不容易又看见明楼,抽泣的便越发厉害。明诚此刻才觉查自己这么害怕大哥,害怕失去他的疼,他的宠,和他的爱。当然,更害怕了哥哥重重的戒尺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“阿诚知错了,阿诚再也不敢这样了……”

天色已降下。

“起来!”明楼实在心疼。

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“……哥哥……哥哥,阿诚好像站不起来了呜呜……”明诚只觉刚微微一动,膝盖就被扯的生疼,刺痛。他盼着明楼来抱他起来。

“阿香!”明楼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弟弟,又瞟了一眼阿香,转身便进屋了。

大哥竟然没有亲自来抱他。

小小的胸膛顷刻间被翻天覆地的酸楚猛烈地撞击着,一浪盖过一浪。

阿诚不记的自己是怎么被阿香抱起来的了。

玉不琢,不成器。

明家的孩子幼承庭训。明楼对明诚与明台自然更是严格。可自明诚进入明家以来,明楼从未厉声训斥过明诚,更不曾动手打过。倒是明台时常淘气,明楼并不曾放过那小鬼头。不过,现既都是自家孩子,该管教的,便也不该再纵着他。

明诚没有吃晚饭。明楼也没有再吃。

晚上,明楼把阿诚拎到床上,喝令他立在床边。

“为什么打你?”明楼盯着眼前的孩子。

“……”

明楼扬起手。明诚却一把搂住明楼的脖子。

“哥哥,阿诚错了”。阿诚小嘴一撇,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瞬间砸落。

“阿诚再也不敢撒谎了,再也不敢隐瞒哥哥了”。

“你是我的哥哥,我不是下人,是我不该故意惹哥哥生气的”。

“阿诚再也不敢贪玩不用功了”。

“哥哥,你不要再生阿诚的气了”。

阿诚趴在明楼肩上用小手背偷偷抹着眼泪。

明楼也不推开他,但也不搂着眼前这个小宝贝。明楼不敢再溺爱。

“这三条若再犯呢?”

“……哥哥……哥哥就……就打明诚呜呜呜……不过…不过要……要轻一点”。

“还敢再犯!”

明楼虚张声势,在弟弟背上拍了一巴掌。

阿诚不再说话。只紧紧搂住了明楼的脖子不肯松手。

入夜,小阿诚趴在床上,昏昏沉沉坠入梦里。明楼才蹑手蹑脚取了药瓶来,小心翼翼的柔柔的覆在小阿诚挨了打的小屁股上。

明诚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了清晰的逻辑思维能力。比如,挨了明楼的打,撒着小娇哭花了小脸,还能将自己所犯的错误梳理的条条清晰,让明楼顿感舒心。

他真的在乎明楼。他在乎大哥的所有情绪,甚至,是一举一动,是一言一语。

长兄如父。

后来,同样的错误阿诚几乎不敢再犯。当然,除了明诚后来在巴黎读书时,他竟完完全全、彻彻底底地瞒着明楼,背着这个视他如命的亲人,凭着满腔的热血,义无反顾的投入了战斗,投入到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工作中。亦如明楼。选择了背光而行于生死悬崖之边。

如出一辙。

明楼后来才知道,他痛恨自己。早知他的阿诚瞒着自己而全然不顾生死,当初他对他第一次隐瞒撒谎时,说什么也必要揍他个皮开肉绽。此为后话。

明家,向来养花养牡丹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24 )

© Camille的小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