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mille的小花瓣

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人

【楼诚】《情》(三)

欢迎大家留言讨论,一起疼爱我们的小阿诚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…少爷…大少爷,是阿诚高攀了,阿诚本就是下人,本不配读书,更不配和少爷同姓……”。

明诚满脸泪水,仿佛刚刚哭着喊着叫哥哥不要揍自己的那个孩子再也不见了。明诚不再嚎啕,只低了头不住垂泪。

“大少爷,我可以做很多事,我不读书了,我可以……”

明楼听了,眉心早已皱成一团,一只手紧紧握着,竟至青筋暴起。哪里还要他说下去,只一把提了孩子拎起来,摁着便拼命朝明诚的小屁股上抽去。

“啪!啪!”
“啪!啪!啪!”

明楼这一次不再收力,更不惜力,发了狠的痛揍眼前的这个孩子。

他怎么敢?

他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刺伤这样疼他的大哥?

他怎么敢故意说出这样的话让明楼痛心?

“好!下人!?你不是下人吗?今天你要再敢哭出声来,我就赶你出了这个家门,从此互不相干!”

“啪!啪!啪!”明楼的戒尺一条条狠狠砸下,明诚的小屁股已然通红泛了血色,肿起半指多高。明楼有心攻破他的防线,要他彻底明白他的身份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少爷……”,“大少爷……”明诚倔强,此刻已明知明楼为此生气,却仗着明楼宠他,死不改口。他这是在为明楼训斥他的话而故意气人。

这就是被宠坏了的小孩。

“哇……啊……哥哥我错了……我错了……我再也不敢了……啊”十几下过去,明诚再也扛不住,鼻涕眼泪肆流,脱口喊出了哥哥,刚刚赌气的气势也不知逃到哪里去了。

明楼听了也不搭理他,只微微敛了力气,又给了几下子,才松了手,将戒尺狠狠砸在地下,一声清响。

明诚缩在地上吓得一个哆嗦。

“跪着!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起来,更不许进家门!”

几分寒心。明楼头也不回。

明楼坐进书房,有心不去挂念外面的小东西。随手拿起一份报纸,一目十行,却半字不曾入心。

窗外,楼下。

只听见小孩子上气不接下气的抽泣声。

明镜带着明台才回苏州几日,谁曾想竟可怜了窗外的这个小鬼。

天色蒙了一层暗色。明诚膝盖生疼,却不敢起来。阿香聪明,准备晚餐时间比平时略早了一些时候。

“大少爷,晚餐备好了。我这就去叫二少爷吃饭。”

阿香试探着问了问,见明楼不说话,心下明白。三步并作两步匆匆去解救外面的那个小鬼头。

天已泛了黑。

“二少爷,二少爷,快起来吧,该吃饭啦!”

阿香见那小宝贝仍是端跪着,脸上挂满了泪珠,红肿着小屁股也不曾再敢去提被明楼退下去的裤子,光溜溜的摇摇晃晃着小身板。

阿诚抬头见是阿香,也不说话。湿漉漉的大眼睛紧紧盯着门口,他此刻只盼哥哥能出来抱抱他,哪怕是,看看他。

呆呆望了半天,不见踪影。阿诚小嘴儿不自觉的撇撇,心里酸酸的就只想哭。怕是哥哥再也不疼我了。

阿香见这孩子倔强,就伸手去抱。明诚只暗自落泪,拼命摇头。

明楼此刻已下楼,坐在餐桌边,顾自先吃了起来。却食不知味。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35 )
  1. 我想靖靖Camille的小花瓣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我想靖靖Camille的小花瓣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Camille的小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