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mille的小花瓣

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人

【楼诚】《情》(二)


第一次。

这是明楼第一次对他的阿诚发火。

是他的大哥第一次让他跪下。

是明楼第一次对他深深的失望。

连家门都未允许进入,阿诚就被喝令跪在了明公馆宽阔的院子里。

“我准你反思!”明楼用手指着明诚,几乎咬着牙挤出几个字。方才转身进入家门。

明楼飞一般冲进书房找到戒尺,狠狠攥在手心,却又反反复复拿起放下。

怕。其实明楼很怕,他怕自己无法控制自己,吓坏了这个容易受惊,又吃了太多苦的弟弟。阿诚虽小,心思却重,这一点让明楼很是头疼。

长久以来培养的信任与依赖,明楼怕这一打,全都化作乌有。

可他呢?不用功便罢,小孩子本就淘气贪玩,何况明楼一直宠他,纵他,无非想让他活泼起来,享受同龄孩子的无忧无虑。可他竟然撒谎,还不以为意,甚至完全没有想要跟他这个大哥坦白交待的念头。旁的可以纵着宠着,唯独这原则性的问题绝不可以。想到这里,明楼不由怒火中烧,抓了戒尺直直冲了出去。

阿诚见哥哥手里竟然提着戒尺,不由得狠狠咬了下嘴唇,他甚至觉得自己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。

明楼的戒尺几乎抵到了弟弟的眉心上。

“说!你整天在学校都干了些什么?”

“……,哥哥……”明诚偷偷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哥哥,突然觉得他很高。

明楼见他仍不肯跟自己说实话,弯下腰一把将还端跪在地上的孩子的裤子齐齐退了去。

“我再问你最后一遍,今天你在学校做了什么错事了没有?”明楼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。

明诚跪在地上,还被扯下半截裤子,垂着眸子早已满脸通红,伸出小手就想往上扯一扯裤子。

“啪!”

戒尺不偏不倚狠狠落在了明诚瘦小的手背上,疼痛刻骨铭心。

“你再动一下试试?”

明诚想哭,这是哥哥第一次这样凶他。

“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撒谎?”

“啪!”
“啪!”

戒尺狠狠的落在明诚的小屁股上。两条赤眼的红痕立刻显现出来。

明诚再也忍不住,嚎啕大哭。两只小手向前摸索着想要抱住明楼,求他不要再打。

明楼见他大哭,心下倒是松了一口气。

“哥哥……我……我错了呜呜呜……”

“……哥哥不要再打阿诚了……”

“那为什么不完成作业?我送你上学为的就是这个?”

“啪!”

“啊……”明楼这一下打的狠,明诚受不住,咧着嘴叫了出来。

“哥哥……大哥……哥哥你打疼我了呜呜呜……”明诚语无伦次,向前爬了两步,拼命抱住明楼的双腿。

“为什么不老老实实跟大哥交待?这是谁教你的?”

“啪!”又是狠狠的一抽。

明诚泣不成声。只紧紧抱着明楼的双腿,像是抓了什么救命稻草。

“跪好了!别碰我!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!”

明楼是恨他小小年纪学会撒谎,更可恨连自己都敢隐瞒,这样放肆没有规矩,眼里竟没有这个长兄。这样长大了,还怎么管教的了。又恨自己平时太过纵容。不觉话说的重了些。

明诚闻言,先是一惊,后竟渐渐住了哭声,赶忙把抱着明楼双腿的手收了回来,慢慢跪起来。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55 )
  1. 我想靖靖Camille的小花瓣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Camille的小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