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mille的小花瓣

喝最烈的酒 睡最美的人

【楼诚】《情》(一)

叹人间不知多少情。写楼诚只为自己记得那份真情与感动。家国情 父子情 恩情 兄弟情 ,亦没有独一情字能括此情。

写文只为愉心,欢迎大家一起讨论,批评指正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情》(一)

明诚刚来明家时还小。

明楼既为长兄,除了平日里给他更多更细致的关心与呵护,更是在意明诚成长过程中的人格塑造,虽不指望他扬名,亦不奢求他报国,但他要他诚实刚正,善良仁厚。

春天里的风最是怡人。这一年,明诚终于被明楼送去上海有名的贵族学校读书了。

像每一个清晨一样,明楼紧紧牵着阿诚的小手,直送到校门外。又蹲下帮他重新系上松松散散的鞋带,方才拍了拍他的小脑袋。

“好好读书,要听话。”

明楼声音有磁性,却也温柔。明诚向来认真上进,读书的事倒也不必他太过费心,明楼想着,嘴角便也勾出了一抹骄傲的弧度。

“哥哥我记住了。”

明诚看着明楼含着笑意的眸子,一字一顿的回答,又猛的伸出小胳膊笨拙的搂了搂明楼的脖子,偷偷抬眼看了看明楼,方才害羞的告别。明诚性子内向,还不曾习惯表达自己的情绪,这一搂,明楼很是受用,也很是满足。叹这小家伙,终究与他,与这个家更为亲近了。

明诚聪慧,又肯用功,家中又是明楼亲自调教,因此学校所传授竟也不曾难倒这小家伙,便也渐渐自信起来。与周遭这些本是相仿年龄的孩子们更是早已打成一片,每天好不开心。这段日子,明诚和大多数孩子一样迷恋上连环画,并将其视若珍宝,常常看的痴迷。小明诚也正为此第一次惹怒了明楼。

明诚贪看那些小小的画册,竟将老师前日里布置的任务抛之脑后。更重要的是,他情急之下竟对老师撒了慌,说是前一日回家因闹肚子才没有完成作业。对待这样简单的谎言,学校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便是直接与家长沟通。

明楼接到电话时,没有多说一句话。挂了电话,就只披了外褂便匆匆赶去。

此刻明诚还坐在教室里,对外面的事浑然不知。明楼黑着脸却又耐着性子与老师交谈,他都完全不知情。只暗暗觉得老师不再深究,真是仁慈,庆幸自己逃过一劫。怎么说也终究还是个贪玩不懂事的孩子。

晚上放学,明楼照例来接明诚回家。素日里,一天不见,明楼又总疼他,常抱他起来,宠溺着揉揉头发,才又放下。今日却只冷着脸,一言不发。

阿诚习惯性伸出小手去够明楼的大手,却怎么也抓不到。抬头看了看大哥,见神色不对,也不敢撒娇,只胡乱抓了明楼的衣角,跟了出来爬上了车。

明楼不愿在同学们面前让明诚难堪,他深知阿诚的敏感。便强压着胸膛里翻腾的怒火。阿诚也不知道大哥为什么不理他,想来是有什么心事,便也作罢,只一路上不敢吭声。

车在明公馆前缓缓停下。明楼兀自下了车,根本没有理会车里的那个小人儿。明诚只得自己乖乖跟着。

“阿诚,你有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?”明诚刚一下车,明楼便问。

“……”明诚巴巴的望向明楼,当下便呆住。

“我问你有什么要和哥哥说的吗?”明楼严肃起来,眉间蹙在一起。

明楼见他不仅不知悔改,更是丝毫没有将自己的错误放在心上,也没有一丝半点想要告诉自己的意思。更是心下凄凉,恨铁不成钢之意全都转化为不可抑制的怒火。

这个他一心一意栽培的种子。

“你给我跪下!”明楼怒吼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48 )

© Camille的小花瓣 | Powered by LOFTER